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
      <big id="jh1hj"><strike id="jh1hj"><rp id="jh1hj"></rp></strike></big><noframes id="jh1hj">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        <pre id="jh1hj"><ruby id="jh1hj"><b id="jh1hj"></b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jh1hj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strike id="jh1hj"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jh1hj"><pre id="jh1hj"></pre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新聞熱線:0834-2320553 投稿郵箱:zgyzxw@yeah.net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 州情  新聞  圖片  視頻  資源  文化  旅游  專題 
                  政府網: 州人大 |  州政協 |  州政府 |  微涼山
                返鄉“新羊倌”帶領脫貧戶增收
                阿石拉比:抓實抓細燃氣安全工作 堅決守住守...
               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進鄉村...
                索瑪花開幸福來 ——四川涼山推動鞏固拓展脫...
                涼山生態文明建設步伐堅定有力
                涼山州在全省率先出臺《涼山州生態環境局行政...
                涼山:社保“適老化”服務助力“慢人群”共享...
                涼山州委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暨州應...
                我是中國娃
                新聞聯播》聚焦涼...
                視頻|帶花冠的病毒...
                【學前學普】《語...
                2019年西馬邛池畔...
                瀘沽湖旅游宣傳片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涼山新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會理:古城里的散文詩
                2022-02-24 09:12:24   來源:涼山日報   


                會理古城夜景。周
                發 攝

                桂花次第開了,細碎的花瓣落在街道兩旁,空氣里流動著淡淡的花香。高遠的天空湛藍、純凈,風兒和軟,雨滴晶瑩,世居的人們千年來守護著一座金沙江畔的古老城池,這就是位于天府之南、彩云之北的千年古城——會理。

                會理,是一座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城,曾是古南方絲綢之路要沖,豐厚的歷史底蘊里,閑適安靜的生活被滋養成了情懷。一些朋友到了會理后,不約而同地說,想來會理定居。當每一個日子都溫暖地愛著你時,每一個平常的日子都是熱鬧、親切的。不用在兒時的記憶里去翻找,也不用在現實的縫隙里去尋味,強烈的歸屬感招引著你,“吾心安處是吾鄉”,會理就是這樣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被美食喚醒的清晨

                清晨,鴿哨聲在天空里回旋,一群麻雀在被時光染黑的青瓦屋頂上梳妝打扮,清脆的自行車鈴聲滾落在石板路上,古城活潑潑地蘇醒過來。習慣在晨鐘暮鼓里有條不紊生活的古城居民,早早就出門了,還有更早的農人已經把紅紅綠綠的新鮮蔬菜送進了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街邊小吃店都打開了,咕嘟咕嘟地,一團團的熱氣朝外冒,包子、蒸餃、花卷、饅頭、發糕、包谷粑脹鼓鼓地柔軟著,呵著滿懷的甜香。

                熨斗粑、油糕、油條、鍋盔、蕎粑粑、洗沙粑粑,外脆里糯,香味四溢,在大街小巷里涌動。趕時間上班的人們,隨便搭配,組合一個“小套餐”,就著五花八門的雜糧米漿、豆漿、粥,吃得飽飽的,這一天就龍馬精神地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趕時間的人們,慢條斯理地溜達著,仿佛不是專門為了吃食而來。雞火絲、羊肉粉、牛肉粉、砂鍋粉、排骨粉、各式小面,呼啦啦地一水兒排開。隨意選一家店,走進去,這一碗溫存、那一碗熱辣,這一碗濃烈,那一碗素淡,總是貼心地直抵舌尖。店家是不用吆喝的,哪家賣什么、味道如何,人們都知道。還有更低調的吃食,粗心的本地人也會尋它不著。比如稀豆粉、油茶,藏在街頭巷尾,在亮閃閃的銅鍋里給懂的人溫著,間或從鍋底冒幾個小泡,慢吞吞地浮上來,參與這熱鬧的晨曲。如果有心尋它,不妨多問問。

                會理 報社資料圖

                家鄉的老店散落市井,講述著古老的故事。老店里的坐上客是上年紀的人,門一打開就進來了。不急著吃東西,幾個老哥先聊開了,國際國內的大事小情開始在店里重播。老食客是老店的“標配”,相互依戀,缺一不可。他們惦記著一輩輩人傳承下來的老味道,拈一箸,停一停,和著記憶細嚼慢咽,也許一段往事、一段舊時光又晃悠悠地來到面前。年輕人鐘情的是新口味,好的是一口快意,嘻哈而來,三兩下,嘻哈而去,硬是把一道道傳統小吃,吃出了快餐的感覺。中年人是兩代人之間的過渡,口味很包容,既喜歡嘗新,又戀舊,橋梁般地沉穩著,任由印證著時光的美食,在世間眉來眼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家鄉的小吃店、餐館,都是吃過了才付款。進去后,直接點餐,仿佛是在自己家里,有時出了店才想起還沒付款。通常是沒有人追著你付錢的,全憑自己猛然記起。還有時,你才剛好點了吃食,還沒來得及付款,老板已經過來告訴你,你的單,朋友已經買過了,這是不動聲色的店中景。還有熱鬧的,幾個熟人在店里偶遇,這還剛打了一個照面,都來不及坐下,幾人憑著反應和速度相繼沖到柜臺前爭著付款。這幾人,伸長了捏著幾張鈔票的手,大聲對老板說,收我的,或是另一位搶一大步,斜過去,直接掏出手機掃店家的收款二維碼。那個認真與著急勁兒,著實讓老板不知如何是好,只有笑呵呵地對沒能付款的客人說,下次你再給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民國先生”的早餐進行曲

                時光呵護著美食,美食又呵護著城里的人們。于是,有人把每一天的早餐“進行曲”演繹成了古城最吸引眼球的風景。每天早晨8點,古城北大街的石板就會被清脆的硬底皮鞋敲響,“咔咔、咔咔”,有節奏的聲音由遠及近,不慌不忙、不快不慢。只見一位“民國先生”挺直著背走來,頭發有些灰白,但一絲不亂,而且微微地翻卷成小小的拱形。他兩眼平視前方,面容沉靜、嚴肅,端著肩,腋下夾著小皮包,仿佛是在檢閱著一支隱于無形的軍隊。一年四季,“民國先生”無論是身著西裝、還是花格襯衣,必然是挺括的,熨燙得平平整整。襯衣系在褲腰里,西裝紐扣井然有序,絕不含糊。他的妻子無聲無息地與他保持著幾步的距離,平常的衣著、平常的面容,這夫妻倆就這么亦莊亦諧地走著,到了會中巷巷口就拐進去,直直地走進抓酥包子老店,一個包子一碗粥一碟泡菜,這樣的平常早餐成了儀式感滿滿的古城“巡游”。早餐完畢,“民國先生”和妻子穩步朝菜市場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菜市場聚集著古城濃郁的生活氣息,古城內,世居的人們一大早就前來采購,先得把一天的食事所需買了才安心。固定攤販理直氣壯地把各種鮮活食材擺放到極限,量大、豐富,足夠賣一整天。從城郊趕來的農人,則是見縫插針地找一拐角處、過道旁,竹筐里的蔬菜是剛從地里摘的,三、兩下就賣光了。如今,攤販們與時俱進了,微信、支付寶的收款聲音此起彼伏,買賣進行中討價還價的聲音連綿不絕,這菜市大合唱天天準點上演,從不冷場。鮮嫩水靈的蔬菜、油光閃亮的肉食裝進了主婦們的菜籃子里,從菜市場進入了千家萬戶的廚房。當然這是屬于農貿市場的經典劇目,超市的菜品雖然很豐富,但少了這種生動活潑的味兒。

                你是我的眼

                古城的陽光干凈而明亮,把古城分為明暗兩邊,公平地把每一天的時光切割開來,一些交給熱鬧,一些交給回憶。金色的陽光,最先照耀在古城中心的鐘鼓樓頂子上,撫過晨鐘暮鼓,沿著古舊的木樓、雕花的窗欞,落在溜光發亮的石凳、石板上,仿佛在講述著未曾走遠的故事:清代、民國時期,縣城主要靠畜力運輸,由“馬哥頭”負責組織馬匹,少的四、五匹,多則六、七十匹,哥頭雇用伙計,管理馱運,稱“馬幫”。古城外的西城巷里開了很多馬店,天麻麻亮,長年奔走在靈關古道上威武的“馬哥頭”,長聲吆喝著,載滿貨物的馬幫,叮叮咚咚地又從古城出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日上三竿,古街上的一些店鋪閑閑散散地打開了,逛街的人也閑閑散散地來了。相鄰的店主聊著天,或干脆湊桌麻將,就在街沿坎上搓將起來。仿佛生意并不重要,先把悠悠時光打發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燦爛的光影交織中,一輛老年車慢慢行駛在街上,一位中年婦人駕駛,后面坐著頭發有點灰白的丈夫,丈夫是盲人,妻子的腿有殘疾。前些年還沒有老年車代步,他們的出行就是互相支撐,丈夫扶著妻子的肩,妻子走在一旁,雖然每一步都高高低低地起落,但丈夫早已習慣了這樣的起落,扶著妻子肩膀的手安穩有力地傳遞著溫暖。妻子臉龐上帶著紅暈,既是陽光的投影,也是因為她在用力平衡身體,她想盡力地平穩些,減少丈夫行路時的顛簸。她知道她是丈夫的,丈夫是她的支撐,F在出行輕松多了,他們買了一輛老年車,她學會了駕駛,丈夫平穩地坐在座位上,安靜地跟著她,像以前一樣,用他們的方式前行,走過風雨,走進陽光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能不說,古城故事多,喜樂風景就在其中。這是會理人生命起源的地方,踏著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古老節拍,聽著渾厚的晨鐘暮鼓,現世安穩,恬淡喜悅,生生不息。這是一首意蘊深遠的散文詩,也是一首煙火溫暖的散文詩,浸漬著古城特殊的氣質,在光陰里溫潤、沉淀,在時光里被世人傳唱。

      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返鄉“新羊倌”帶領脫貧戶增收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中共涼山州委宣傳部。本網自有之文字內容、圖片、格式、未經本站許可嚴禁抄襲、轉載,一經發現本站律師必追究法律責任!
            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信產部備案號:蜀ICP備15025237號-1 川新備 15-210014 川公網安備 51340102000079號 技術支持:涼山廣電新媒體發展部
           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、虛假新聞舉報:0834-3866831
                涼山州涉未成年人舉報電話:0834-3866963   郵箱:364949529@qq.com
                双性美人屈辱凌虐,宇都宫紫苑人妻中文字幕,国产醉酒迷奷01年系列在线资源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jh1hj"><strike id="jh1hj"><rp id="jh1hj"></rp></strike></big><noframes id="jh1hj">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h1hj"><ruby id="jh1hj"><b id="jh1hj"></b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h1hj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strike id="jh1hj"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jh1hj"><pre id="jh1hj"></pre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h1hj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